(●'◡'●)ノ❤给你一颗小心心

袁华×马冬梅 假设梦里都是真的

袁华×马冬梅
假设梦里都是真的

因为假设梦里都是真的(=^▽^=)所以,( ^3^ )╱~~ 亲们,最后给大家比心(*˘︶˘*).。.:*♡。
(/≧▽≦)/~┴┴
ヾ(@^▽^@)ノ

真不会码字啊(っ╥╯﹏╰╥c)我也不想整篇都是对话的(T▽T)可我真的不会写东西啊( •̥́ ˍ •̀ू )。


最后冬梅走的时候还是把账给结了,趁袁华进去厨房时。
两人再见面时就是在一个早市,袁华被个孩子拦在了菜摊前非得要把袁华带回家当哥哥,放下豪言要一天一袋牛奶的养他。并且举出了自己家大花的就是靠他一天半袋牛奶养活的例子。在遭到袁华拒绝后牵着袁华的衣角将脸埋在自家奶奶的怀里不松手。
冬梅是在袁华身后的,为了不跟袁华打招呼又为了另一头的豆腐脑冬梅已经在袁华身后看完了一部霸道总裁俏哥哥的戏码。就算总裁年纪太小,哥哥并不买账,结局有些意外这些情况下还是可以脑补几千字的剧情的。
为了早市另一头的豆腐脑,冬梅只能从人群中挤过,并且大声的跟袁华打招呼跟他说他的妈妈在等着他的豆腐脑。
然后情况就变成两个人一起去买豆腐脑。
“我都不知道在西头有卖豆腐脑的,我还没转完过早市,每次都是在东边买完东西就回去了,东边也有豆腐脑,我每次回去时都会在那边买。”
“东边啊,东边的豆腐脑也好吃,还有前面王阿姨家的油条炸的特别好,李叔的菜摊比较便宜一点。”
“你说的王姨是前面那家吗?”
“就是这家,这家的油条特别棒。”
“那等我一下啊,我去买一些油条。”

“姐姐,油条怎么买的啊?”
“两块钱一斤,要多少啊?”
“姐姐我要两块钱的。”
“两块三,你给两块就行。”
“哎,谢谢姐姐。”
“没事没事,以后常来啊ヾ(✿゚▽゚)ノ。”

“怎么了?”
“你买的油条比我平时买的多一些啊。”
“哦,我是男孩子,吃的当然多了。”
“但咱俩买明明一样的价钱啊。”
“哦,那个姐姐说两块三的,要了两块。”
“姐姐?她儿子都比你大啊你还叫姐姐?”
“快走吧,马冬梅,再不快点豆腐脑会卖光吧。”
“啊啊啊啊,我都忘了豆腐脑卖的特别快的这件事了。快走啊,磨磨蹭蹭个什么啊。”

“差一点我就买到豆腐脑了,都怪你,要不是你,我。”
“为什么要怪我啊?”
“因为,因为你买油条浪费了我的时间啊,否则我就能赶上最后一份的。”
“呐,那这个给你,算我的道歉可以吗?”
“咦~你还喝这种小孩玩意啊。”
“那小男孩一开始就塞给我的,你不是在我身后看着吗?忘了?”
“哦,是那个时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你在我身后看了全程是吧。”
“呃(⊙o⊙)…”
“既然看了全程,那从一进早市开始就肯定在我身后了吧,我那时候还没停下买过东西。”

“马冬梅。”
“……对不起……”
“冬梅。”


什么叫妹妹,就是她在逛街是看到一条好看的裙子说适合我,然后我就给她在网上买了一条。我能怎么样啊,我也很无奈啊。

袁华×马冬梅 假设梦里都是真的 3

袁华×马冬梅
假设梦里都是真的
自己随便开的脑洞,自己瞎组的cp,然后发现有人和我一样萌这个的,但是粮食少啊,使劲找还是能找到一点的,有太太在jj上写了一篇华梅的。但是只有一篇啊(っ╥╯﹏╰╥c)我不会写东西,纯粹是为了脑洞ಠ~ಠ 写的是啥我也不知道啊〒▽〒。各位太太看着不错(∩▽∩)万一就又有产粮的了呢,哦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y▽ ̄)~*捂嘴偷笑

开饭馆的那里可能会让人在中午吃饭呢,只不过是将人拉来随便扯得借口。也幸亏冬梅再豪放也是女孩子。不愿与人在街上拉扯。
马冬梅在饭馆里吃着炒饼,看着袁华收拾碗筷,擦桌子,将客人引进座位,端着菜急急忙忙地上桌被烫的暗搓搓地在身后甩手指。
她自从离开后便于以前的同学基本断了联系,也只有一些人偶尔打个电话,大家都忙。袁华为什么来这里她不知道,袁华为什么在这里她却是知道的。家道中落,电视上总会有这些桥段。昔日的娇子,一朝落魄,靠着花魁娘子的爱慕与资助做出一番事业,然后另结良人或回乡寻人。或者娇子被世道玩弄,凤凰变野鸡,最终落得个被人端上餐桌的下场。更或者干脆就变成一个乡下小民,过着贫苦的生活,向人们证明娇子就是因为背景才是娇子。
“冬梅,这个好喝。这些,我都付过钱了。你要是喜欢,以后常来这,我请客。”袁华笑着将一瓶饮料放到马冬梅的桌子上。
“我都好久没见过同学们了。你,你会去上大学吗?”
马冬梅看着一脸小心的袁华心中突然就释怀了。面对这样一个胆小的男孩子,总会把他当成小孩子去对待。你又能对一个认错的孩子说什么呢。
“去,就是学校不好。我啊,来这以后去了县的中学,体育生吗,分数总是松一些的。我铅球、标枪什么的那可是杠杠的。”
“啊,那就好。没耽误那就好。你家在哪啊,我家在老区那块,以后可以去串门啊。”
“我家也在老区那块,就是一栋四层好多人住一块的那种。”
“呃,我还没仔细转过,这地方我还不太熟。”
“你家在那一块?”
“我家在中学后面那一块,哎,怎么说呢?就是”
“小袁啊,表在哪说话啦,快过来收桌子,上菜啦。”
“哎,马上去啊。冬梅你先吃着啊。我先去忙啊。”

那个人心里不希望可以有个人依赖呢。
对马冬梅来说,那个人是缺失的,她没有父亲,只有夏洛一个男性朋友,只不过她从没想过去依赖他,反而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他的依赖,去保护他,去战斗!夏洛又不喜欢冬梅,还一边靠着冬梅生活,一边嫌弃冬梅。相反大春虽然笨一些,但对冬梅是真的好。电影中那句“我觉着冬梅好看。”(大概是这意思,原句我记不清了)就比夏洛不知强上多少。袁华那么多年过去依旧对冬梅怀有愧疚。而且袁华太惨了,于是忍不住想为什么不能是袁华和冬梅在一起呢?身强体壮的女汉子和身娇体弱的软汉子(为什么变成两个汉子了∑(❍ฺд❍ฺlll))想想就很好玩啊(∗❛ั∀❛ั∗)✧*。冬梅给袁华身体上的帮助,袁华帮冬梅改善审美。冬梅可以成为袁华的依靠。袁华也可以是那种懦弱但有底线有担当的男人,给冬梅撑起一伞的蓝天,就是那种不大,但是去尽力去做的那种。就算袁华称不住了还有冬梅。两个人最后一起淋雨的那种。总比冬梅在外打拼,家里的人却随随便便把发动机随份子随进去的生活幸福吧。


高酋×傅子遇,脑洞,傅子遇死后穿越,遇到和自己一样的高酋。老妈子照顾人习惯了便照顾迷路生活自理能力差

高酋×傅子遇,脑洞,傅子遇死后穿越,遇到和自己一样的高酋。老妈子照顾人习惯了便照顾迷路生活自理能力差高酋。
本来以为是个白胖胖的馒头,结果是内里黑的豆沙包。✿(∩_∩)✿最早开的脑洞,还去翻了傅子遇的番外,小说里的高酋。用情深的老妈子,流氓逗逼的酋酋(他看妹子半果可是流鼻血了呢)。老妈子本想吃了喝醉了的流氓,结果流氓武力,自卫能力过强,老妈子不能放过机会于是ฅ•̀∀•́ฅ喵。喜闻乐见ヾノ≧∀≦)o奔走相告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可是实在是不会撸文啊(•̩̩̩̩_•̩̩̩̩)脑洞太多太大我也很无奈啊(*꒦ິ⌓꒦ີ)可是万一有太太喜欢这个脑洞呢ヾ(✿゚▽゚)ノ(¬_¬)智商三岁。太太一高兴就有的看来啊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最重要的是,他们长得一样٩(●´৺`●)૭٩(●´৺`●)و这也没什么嘛^(●゚∀゚○)ノ∑d(`・д・´。)ок
c⌒っ*゚∀゚)メ装完就跑。

郎兴和山鸡在一起也也好玩啊,英语老师和推销员。老师的情侣错了,山鸡的阿九去世了(◦˙▽˙◦)。

郎兴和山鸡在一起也也好玩啊,英语老师和推销员。老师的情侣错了,山鸡的阿九去世了(◦˙▽˙◦)。两个人说着不同的语言交流着O(≧▽≦)O ,一旦老师吃阿九的醋,就会跟山鸡说英文,山鸡他听不懂啊。呵呵红红火火。(∗❛ั∀❛ั∗)✧*。很有萌点啊╰(*´︶`*)╯。
有没有太太产粮嘞(●'◡'●)ノ❤。

乔慕渔和素水cp怎么样?乔慕渔找外星人,素水会飞啊!也不像现在的人啊。素水不是天生对乔慕渔有吸引力么

乔慕渔和素水cp怎么样?乔慕渔找外星人,素水会飞啊!也不像现在的人啊。素水不是天生对乔慕渔有吸引力么。有没有太太有兴趣的(◦˙▽˙◦)求产粮(●'◡'●)ノ❤。

袁华×马冬梅 假设梦里都是真的 2

袁华×马冬梅
假设梦里都是真的
文笔废,逻辑死,标点符号都不会用。Σ( ° △ °|||)︴可为了脑洞我就撸文了 (╯°Д°)╯︵ ┻━┻吓到我都掀桌了。我撸的是啥啊ರ_ರ ...我也不知道啊→_→。
“冬梅。”
“袁华,你怎么在这啊。”
“我这……”
马冬梅看着袁华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向她示意了他现在的状态。的确不是适合说话的时机,不管从温度还是从味道来说。
“啊。抱歉,你先去忙。我先走了啊。”
“哎。那个,冬梅。你要是没事就等我会,我,我有事跟你说。”
“行,那我在那边那颗树下啊。”
“哎。”

以前,马冬梅是看不起袁华的。她总认为她们这伙人比袁华那一类人多了野气。她认为袁华娘娘唧唧的,一点没有男孩子该有的气概,像电视了看到的贵妇抱着的猫,而她自己,就像普通家的猫,是捉老鼠的。如果把老鼠放到袁华面前,说不定谁追谁呢。
她现在对他还是有些怨的。她现在的处境怎么说都是他引起的。虽然不能全怪他,但要不是他小心眼找人,事情也不会发生。然而看着袁华提着两桶泔水,挂着脏兮兮的围裙,她心中确实是有些难过的。

“冬梅,我,我就是,想,想跟你道个歉。陈凯那事,真是对不起。当时,我当时就想揍夏洛一顿,结果陈凯说夏洛得罪过他,非得要夏洛上不了春晚。我胆小也不敢拦着。结果,结果就,碰上你了。我,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
“这事也不能全怪你。”
“是我自不量力,你让我跑,我不也没跑吗。再说事是我答应的,跟你没关系。你不还想替我进小树林呢吗。”
“冬梅,不能这么说。我……”
“袁华,干啥嘞,大中午正忙着嘞,你咋还学会躲懒了。赶紧过来干活。”饭馆的人探出头朝袁华喊着。
“哎,冬梅我请你吃饭啊。我跟你说,我在那家餐馆炒饼特别香。”说起吃的袁华眼都在发光。
“啊,不用不用,我回家吃。”马冬梅忙摆手拒绝,推着车子要走。袁华一下拉住车把。
“家里做好了啊。”
“我这不回家做吗。”
“阿姨也回家吃?”
“不,就我一人的。”
“那就在这吃吧,我请客,当我向你赔罪。”袁华拉着车子就走,马冬梅又不好意思直接把袁华甩出去,只好跟着袁华走。
“哎,你别拽我车子啊。我回家自己做,不用你请。”
“回家也是你一个人,你就当陪我吃个午饭吧。好么?”
袁华一边将车子放到饭馆门口上锁一边说着。说完还抬头笑了一下。
马冬梅看着对她笑的袁华,咽了口水。
“这小白脸,长得真好啊。”她心里想着,又不想让人发现她被晃了一下,于是便强绷着脸微微点了个头。

袁华以前就像家养的大公鸡,他只管翘着自己的尾巴,走着将军步,昂首挺胸地来回溜达就有人巴巴地赶上去夸他,都不听他早上叫的声是否洪亮准时的。更别说袁华叫的真不错,那更是锦上添花的事了。

【袁华×马冬梅】假设梦里都是真的

袁华×马冬梅
假设梦里都是真的。
因为自己开脑洞,粮食实在是少的可怜,又实在想看 ,只有自己撸了 ,万一大家一看是挺带感就有人产粮了呢。
表示不仅文笔废,可能还有错字,语句不通,前后颠倒。我感觉我的标点都是错的。ರ_ರ ...心塞。╰( ´・ω・)つ──☆✿给你们一朵小花花,求产粮。

袁华对马冬梅其实是很愧疚的,当时他不过十七八岁,浑浑噩噩马马虎虎地过着自己的高三。本来一帆风顺的生活被夏洛突然的打破,整个人愤怒又无奈。于是袁华找来混混去教训夏洛,这事却被马冬梅搅混了。马冬梅那个笨蛋却赔上了自家的房子和她的前途。
袁华又是一贯的胆小怕事,不敢对自己的父亲说,又不知道如何去补偿冬梅。马冬梅在寒假离离开了。对于这件事袁华内心其实在愧疚之下是有些轻松的,看不见受害者,不管多深的愧疚感都会盖上一层铁皮,不被人点破是不会想起的。当然,对于这种轻松袁华也深深地鄙视了自己。
然而袁华的庆幸还没在他的心间落下,他便没时间再去体会这种情感了。
袁华的父亲入狱。母亲受惊住院,曾经家里的常客、亲戚等一下没了踪影。袁华又什么都不会,只能慌乱的料理这家里。高考时袁华请楼下的阿姨帮着照顾了袁母。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考试了。毕竟高考对每个学生来说都是意义重大的。
当一切都定下后,袁母变卖了房子带着尚还懵懂的儿子离开,回了袁母的老家。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袁华与袁母本身都是娇惯着养大的。袁华的爷爷奶奶在袁父刚工作时就去了。要不是袁母与袁父两人相互喜欢,这婚事也难成。
袁母从小就是被宠大的就算嫁人后也不过在家做家务,平生遇到最大的事就是袁华他姥姥,姥爷去世。袁华更不用说,从小家庭条件就好,长得也好,学习也好,还时不时写点酸诗,发个作文啥的。沾没沾他爸光不好说,总归是有几分才气的。
这两个人现在带着积蓄回到了袁母长得的地方,那里有袁华姥爷留给袁母的一个带院落小房子,院子里有口井和一棵老枣树。袁母说她就是吃着这棵树的果子长大的,要不是不舍得童年的记忆这房子早该是别人的了。两人就在这个离海不远的城镇安顿下了。
袁母则因为那场大病拖垮了身子,加上袁华也不舍得让袁母劳累,于是袁母暂时在家修养。
袁华在镇里的小饭馆找了活,端盘子、扫地、刷碗啥都干,有时候太忙了厨房也让他削个土豆啥的。但是自从有一次他削了手,流了几滴血,于是他整个人都红着眼眶,抿着嘴就像老板扣了几个月工资只能干白工还不给饭吃似得,老板也在不敢让他碰刀之类有刃的东西了。
就在袁华去倒垃圾时,却听到有人在叫他。他回头一看,然后就低头盯着脚下的地砖眼神左右游移着,双手要不是提着垃圾桶,保不齐就要背到身后去了。他僵着身子等那人站到他面前后才他低低地唤了声。
“冬梅。”